陈酒cc

一个固执的金牛妹子

【仲孟】初雪

   仲堃仪从遖宿回来时,正赶上天枢的第一场雪。


   飘飘洒洒,好看的紧。


   仲堃仪没有回家,而是直奔王宫去了。


   入宫后进了孟章的寝宫,被内侍告知:王上去了御花园赏雪。


   被内侍引着去了湖心亭,雪不仅没有停下的势头,反而越下越大。


   孟章在亭中坐的端正,面前的小火炉烹的茶泛出阵阵茶香。


   仲堃仪就站在亭外看得痴迷,直到内侍提醒,才回过神来。

 

   掸了掸披风上的雪,抬脚进了亭中。


   孟章看见了他,抬头对他笑的好看“仲卿回来了!”

   

   仲堃仪被这笑晃了眼,仿佛在遖宿受的一切委屈都烟消云散了。


    “是,臣回来了。”


     孟章为他斟了杯茶,茶色正好,茶香浓郁。


    细细过问了仲堃仪在遖宿发生之事,所见风俗,仲堃仪一一答的细致,却瞒下了他在遖宿所受的委屈。


     仲堃仪也问了孟章,他走的这些时日世家的动作,孟章弯着眉眼说一切都好。


   

    雪越下越大,孟章的脸冻的有些微微发红,仲堃仪解下了身上的披风系到了孟章身上“王上,雪大了,回去吧”


     “嗯”

   

      宫道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孟章和仲堃仪迈着小步子慢慢地走。


      “天枢,已经许久不见这么大的雪了”孟章整个身子缩在仲堃仪的披风里,领子上的一圈狐狸毛,贴在脸边。


    仲堃仪小心扶着孟章“瑞雪兆丰年,来年,天枢必是一个丰收年。”


     “那就,借仲卿吉言了。”少年晶亮的眼中映着的是他的脸。


     仲堃仪被晃了神,脚下没留意,就要滑倒,孟章反应快,反手将他扶住了。


      “仲卿,雪天路滑,当心啊”


      这般姿势,一如当年他出使天玑是王城外的那一扶。


     “本王若是滑倒了,到是能偷个闲养伤,仲卿若是伤到了,日后,还如何扶着本王啊!”


      “臣,会保护好自己,扶着王上走一辈子。”


       “嗯,仲卿可莫要食言啊!”


       满天雪舞,少年的嗓音清脆又虚无。














    “先生 ,下雪了呢!”骆珉推门而入,眼中欣喜。


    “下雪了?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吧?”

    

     “是啊,好大的雪呢,艮兄他们下山采买,怕是要赌在山下呢,要不要派人去接应一下?”


      仲堃仪放下手中雕刻的木牌,揉了揉眉心,“去吧”


     “是”


     骆珉出门之际,忽听得仲堃仪一句“雪天路滑,当心啊!”


      回首,仲堃仪已睡倒在了桌上。



     王上,臣食言了。


      眼角泪水滑落,只能叹一句,为时已晚。


【仲孟】枢居的日常生活

冬天该吃点啥呢?


仲堃仪表示还有什么比一锅大乱炖吃的还过瘾的吗?


白菜,五花肉,粉条,茄子,土豆能往里搁的通通扔进去,炖出来那味道叫一个香。


原本还担心孟章会吃不惯,可在孟章就着大乱炖吃了两大碗饭后,仲堃仪就开始了他的一日三餐乱炖生涯。


(二)

这两天天冷的厉害,仲堃仪觉得要吃点热乎的,想了一下,大手一挥就招呼着整个枢居的弟子包起饺子来了。


孟章也吵着要来帮忙,骆珉和艮墨池领头包饺子,孟章领头祸祸,面粉拍的满脸都是,还不忘了给仲堃仪脸上画两道。


孟章玩的开心,仲堃仪也乐意宠着,由着孟章去闹了。


孟章闹,仲堃仪守着孟章闹,俩人一个饺子也没包。


到了吃饺子的时候,孟章嘴里塞的满满的,鼓着腮帮子一个劲儿的点头说仲堃仪包的好吃,仲堃仪夹了饺子喂孟章“王上喜欢,臣以后多包。”


骆珉和艮墨池一脸默默诽谤,先生你也好意思说这话,这一堆饺子里有你包的嘛!









感觉我是每篇文都离不开吃了,没救了啊啊啊啊!


我的脑洞vs我的更文速度

猜猜哪个能赢╮(╯▽╰)╭

【仲孟】换口味

孟章实在是吃腻了清淡的饭菜。

清粥小菜,偶尔吃吃改善下伙食倒是不错,可也禁不住一直吃啊,仲堃仪那厮倒好,抓住他入秋时得的风寒让他喝药喝粥到了现在!

真是是可忍熟不可忍!

孟章不开心了!有小情绪了!也不肯好好喝粥了!

然后……然后就被仲堃仪压在床上惩罚了一个晚上。

骆珉和艮墨池听着屋内的动静,默默地叹了口气,师娘啊,不是我们不肯帮,师父太凶残啊!

“艮兄,天儿这么冷,咱俩不能干站着啊,要不,咱俩进屋吃点宵夜。”

“骆兄好主意!我那还有刚挖出来的酒,喝了暖暖身子。”

“我昨天打猎,得了块鹿肉,烤着吃最好了”

只见两个人越走越远,什么,你问不就他们可爱的师娘良心不会痛嘛?开玩笑,自从跟了仲堃仪,良心是什么?

翌日,骆,艮二人醒来时,是被仲堃仪一盆凉水泼醒的。

只见仲堃仪满脸气愤,满眼阴鸷,满身戾气。

骆珉和艮墨池相视一望,内心俩字:完了。

仲堃仪把他俩泼醒的原因很简单,孟章不见了。

没错,昨天晚上仲堃仪把孟章压在床上用了些不可描述的手段把药喂了进去,又小小的惩罚了一番,就乖乖搂着自家媳妇儿睡觉了,早上一睁眼就发现你们师娘不见了!

仲堃仪如是说。

师父你看我俩这表情像是信吗?

别管信不信,师娘还是要找的。

俩徒弟加个仲堃仪一路下了山,到了山下的镇子上,一入镇,就看见在镇口边上围了一圈人。

拨开人群挤进去一看,就看见孟章一身白衣跪在地上,对着面前的一卷草席哭的正惨,旁边还竖着一块大大的板子:卖身葬夫。

“我与夫君成亲不过一年,就……就得急病去了!家中穷苦,实在是无法安葬夫君了,只能卖身葬夫,哪位好心人能施舍了银两,把夫君安葬好后,我做牛做马地报答。”

许是哭的久了,孟章白嫩的小脸已经有些红了,眼睛哭的红彤彤的还止不住往下落泪简直是我见犹怜。边上已经有人看不下去了,冲出来就拽起孟章的手“小娘子,我出钱埋了你丈夫,你就得做我媳妇儿!”

只见孟章感激的点头。

骆,艮:有点冷是咋回事儿。

只见那抓着孟章手的男子突然惨叫一声,握着手躺在了地上,惨叫不止,仲堃仪一把抓起孟章就往外走。

“仲堃仪你干嘛,放开我,我疼!”听到孟章喊疼,仲堃仪才把手上的力度放轻,可依旧不撒手。

“章儿,换口味这事我们不能商量吗?你何必干那么绝啊”

“商量?怎么和你商量?每次商量的后果就是被你压在床上一晚上,与其这样,我倒是不是不介意把你换了,也能换换口味!”

孟章别过头去,不再看仲堃仪。

仲堃仪还是领着孟章回了枢居,孟章也终于吃到了梦寐已久的肉,然后晚上就开始咳嗽。

孟章的换口味大业,以又喝了一整个月的药为结束。

【仲孟】零食篇

(三)红薯干


仲堃仪不喜欢吃红薯这一类的东西。


寒门出身,苦吃的最多,粮食吃的最少。


运气好碰上庄稼收成好,可能还有点子米粒,收成不好时,树皮都要啃下去。


所以仲堃仪不喜欢吃这些粗物,为官出仕后更是碰都不想碰,一看见,就好像想起了那连肚子都填不饱的日子,也是仲堃仪最不愿想的日子。


仲堃仪一日早起上朝时发现院子里腾了一片空地,福伯正指挥着人往地上晒红薯干,看着福伯一脸兴致,他也不好意思说话,罢了,就当看不见好了。


后来,忽有一日,孟章来了仲堃仪的府中,仲堃仪外出还未回来,就干脆让福伯上了壶茶边喝边等,目光无意瞥见了院中晒的红薯干“这是何物?”


福伯顺着孟章所指看去“回王上,那是草民晒的红薯干”


“好吃吗?”孟章一脸的好奇


“乡间百姓的吃法,怕入不了王上的口”


“无妨,既是百姓吃法,本王更要尝尝,好体恤民情啊”


福伯:……


王上您想吃就直说,不用扯上百姓啊


仲堃仪回来时就看见屋中端坐着啃着红薯干的孟章。


孟章吃的开心,连仲堃仪进来都未曾察觉,还是仲堃仪看着孟章咽下了最后一口,才出声行礼。


孟章依旧是被吓到了,看见仲堃仪站在面前,慌乱起身,手飞快的抹了把嘴角,一脸心虚地看着仲堃仪。


两人相顾无言,还是仲堃仪出了声“王上若是喜欢这红薯干,臣就吩咐人给您多装一些,带回宫里当零食吃。”


“真的!”仲堃仪觉得自家王上的眼在冒绿光。


后来就是,孟章开开心心的抱着一大包红薯干回了宫,仲堃仪目送着马车远走,关门进院,看着院子里的红薯干,鬼使神差地走过去,拿了一根送进嘴里咬了一口……


呸!还是这么难吃!


仲堃仪一脸嫌弃地扔了。


后来啊,仲堃仪依旧讨厌吃红薯干,可他喜欢看着孟章吃。





ps:我还是更习惯叫山药干的……


【仲孟】零食篇

(一)糖渍山楂


     孟章胃口不好,尤其是到了夏天,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一天三顿的药喝下去,这个苦味都往上倒,天又热,吃下去也得吐了。


     仲堃仪看着心疼,就想了个办法,穷苦人家里孩子脾胃弱,就用山楂来开胃,可一时半会也找不出甜的山楂来,就干脆拿酸山楂糖渍了,酸甜开胃。


    仲堃仪的法子果然有效果,孟章吃了,胃口虽然依旧小的可怜,却比起之前来好了许多。


    “仲卿,本王日后若是离了这山楂,怕真是会饿死啊!”孟章打趣的说,又往嘴里送了颗山楂。


      “王上喜欢,臣就多做上两坛,给王上备好了。”


     “那就辛苦仲卿了”孟章笑的好看。



     仲堃仪真的给孟章做了两大坛的糖渍山楂,可孟章终究是没有吃上,仲堃仪走了,孟章也走了,那山楂,也在当年孟章赐给仲堃仪的宅子里放着,坛子上早就落满了灰,也不会再有人开坛了。

   



(二)柿子饼


孟章习惯了挑灯夜读,从前是他一人,如今身边有了仲堃仪。


孟章看奏折,仲堃仪看他的王。


太小了,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就这样天天熬着夜。


仲堃仪心疼了,决定要给他的王好好做些吃的,熬夜看奏折时也有个消遣。


做什么,是个难题。


糕点饼子?不行不行,他家王上本来胃就不好,晚上再吃这些甜腻的那还得了。


水果时蔬,不成不成,虽说是营养够,可太凉了,如今已是初秋,受了凉就不好了。


一向有智谋的上大夫犯难了,无奈目光投向窗外,看见院子里那颗柿子树上已是硕果累累,突然灵机一动。


半个月后,孟章照旧夜读,却见仲堃仪手中端了一盘果脯之类的,心下正疑惑时,仲堃仪说道“王上,臣晒了些柿饼,王上晚上批奏折累了休息时,就能吃上一些,解解乏累。”


从那后,仲堃仪再陪孟章每晚批奏折时,都少不了一碟柿饼,两盏清茶,三点烛火,身边一人。



枢居里种了许多柿子树,仲堃仪依旧年年晒柿饼,却无人来品。


骆珉也能看见先生,时常守着那亲手雕刻的先王孟章的牌位,面前放着一碟品色极佳的柿饼,有时还会斟上两杯清茶。

 


【仲孟】过冬

第一次发文


小学生文笔


不喜慎入


         今年天枢的冬天格外的冷。


         枢居位于天枢的边境,冷的更厉害。


        孟章身体不好,平常时候都畏寒的很,更不要说这冬天了。


        仲堃仪指挥着弟子们一个个地把火炉搬进他和孟章的屋子,看了眼在床上拿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孟章叹了口气“王上,臣给您暖暖吧。”

        

         “不用,本王身上太凉了,过了凉气给你就不好了”

      

         仲堃仪看着冷的发抖的孟章,眼里满是心疼“臣去给您灌个汤婆子”


         仲堃仪把火炉往孟章床边又推了推才出了屋。


         吩咐珞珉把枢居的弟子都召集起来,询问可有御寒保暖之法。


         底下弟子皆是议论纷纷,一时竟也无法。


        仲堃仪眼神扫过,冷声道“难不成,你们平日里学那么多史书策论,如今连个御寒的法子都想不出来吗?”


        底下弟子皆不敢言,突然有个大胆的弟子出列“先生,学生曾听闻北方极寒之地有个法子,可令冬日屋中也温暖如春。”


       

        第二日,枢居传来了一阵阵的号子声。


       孟章奇怪,趁着仲堃仪给他暖脚时问了起来,仲堃仪笑笑不说话。


      虽不知发生了何事,可孟章不知为何突然很可怜枢居的学生们。


       半个月后,仲堃仪给孟章细心穿戴好衣物,又披了一件厚厚的大氅,临出门还塞了个手炉。


       即使如此,孟章出门时还是被刮的冷风吹的打了个颤儿。


      仲堃仪快步扶着孟章走进了一间屋子。孟章四下环顾了一番,与其他屋子装饰摆设并无两样,心下正疑惑时赫然发现屋中安放被褥的并非是雕花木床,而是一个临三面墙面砌成的,有一定高度的,大大的,下方还有洞的……床?


       “仲卿?这是何物啊?”


         “回王上,此物名为火炕,等下臣让人在那下方洞中点上火,炕上便暖和了,王上也不用再受冷了。”


         “这……真的?”


          “自然是真的,臣不会骗王上的。”


          仲堃仪看孟章还是不信,便招手让弟子进门点火,摸着热了才扶了孟章上炕。


         孟章低头好奇地摸着“真的是热的”抬起头来冲着仲堃仪笑得很开心。

     

        仲堃仪看着孟章笑,自己的嘴角也弯了“臣说了,不会骗王上的。”






  脑洞来自于快要冻死的cc突然看见了自家大奶奶家的火炕

        


        

   

   

     


快去网易云给女神投票😘😘😘😘

跟闺蜜去奶茶店看到的,真的是看到后捧着奶茶笑的像个傻子😂